协同办公时代,设计工具狂奔,从 Photoshop 到 Sketch ,再到 Adobe XD 和 Figma ,新的设计工具引领着设计的方向,也大幅提升设计师的工作效率。但对于中国设计师而言,设计工作中的众多痛点依然存在,海外主流设计软件的体验并没有想象中友好。比如众多团队会使用 Sketch 作图,涉及协同工作就会暴露重重问题,修修改改不仅考验团队的耐心,而且还会造成频繁返工。而使用 Figma ,虽然可以在线使用,但Figma没有中文版和自有资源库,具有操作门槛,应用场景也受限。

今年 5月,一款名为“Pixso”的神秘国产在线协同设计软件横空出世,打破了大家的认知。不同于 Figma 和 Sketch ,作为新一代产品设计协作平台,Pixso(pixso.design)通过跨平台的协同、文件实时云同步以及强大的绘图与标注功能,打通产品、设计到研发的工作链路,全面覆盖原型、设计、交付全流程,即开即用,不仅是工具的创新,更是产品设计工作流程的革新。

虽然只是上线公测,但 Pixso 已在众多设计师中逐渐“火”起来。众多设计师称其为“在线版 Sketch ”,“中文版 Figma ”。90后 UI 设计师卡卡就是这些设计师中的一员,她是最早发现“Pixso”并向团队推荐使用 Pixso 的用户之一,非常欣喜的是, Pixso 的出现给她和团队的设计工作带来了高效便捷的使用体验。她认为 Pixso 很轻盈,很方便,有望成为爆款设计工具普及开。

实时协作互联网产设研“新三角”的痛

插件间反复横跳、组件库频繁出错、高占用、卡顿、闪退……

卡卡对目前市场上 Sketch 等主流设计软件的痛点“如数家珍”。在未使用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前, Sketch 就是她和其所在团队最高频的工作搭档,但显然不是心目中的最佳拍档。

“ Sketch 太依赖各式插件,导致运行起来非常笨重,经常卡顿。”她认为有些插件非常棒,但为何这些插件不是 Sketch 原生的功能?这对于一款设计工具来说很不友好。而因为这些插件的填补, Sketch 本应具备的创造力在逐渐丢失。

“ Sketch 最困扰我们的是协同问题,”同在互联网公司做 UI 设计的小姜表示。团队经常遇到需求方无法实时同步看到设计稿的问题,导致设计稿反复修改。有次因为修改, Sketch 未实时保存,辛苦了一周的整体设计稿全都丢失,这让她十分挫败,也给团队带来了不小的损失。

困扰的不只是设计师,还有给设计师下需求的产品经理。“沟通成本很高,”产品经理李斌如此评价使用 Sketch 这类设计工具的体验。

李斌在某头部互联网公司做车机界面开发,在使用 Sketch 这类无法实时协同的设计工具时,日常的“标准化”工作流程就是“产品需求文档—原型交互稿— UI 稿输出—沟通同步”。由于无法在统一工具或平台协作,他常需要成为 UI 设计师和开发测试同事之间的信息桥梁,变成基础信息传递的“搬运工”,一旦相关设计内容有变更,需要多方同步,沟通成本很高。

设计交付验核更是让人头疼的问题。他举例到,团队接到项目后,会给设计师分发界面需求,几个人同时完成一套界面,就会导致在协作中,大家用的颜色、间距、按钮状态看上去比较接近,但细节完全不同,而且在评审中后需要修改,就会导致每个人都有非常多版本的设计。后续完全靠挨个打开肉眼比对,非常麻烦。最终方案确定后,还需要合成在同一个文件中进行交付,这时候他们会找一个“幸运的小伙伴”来专门负责文件的合并,这位小伙伴可能需要加几天班才能完成这些枯燥琐碎的校对工作。

他调侃道,与产品经理之间的“矛盾”不再是程序员的“专利”。 UI 设计师也占据一席。“说到底,还是无法实时协同造成的,一个是产设研的实时协同,一个是设计师团队内部的实时协同,这是UI设计行业兴起后,产设研这一新型协作关系中一直以来的痛。”

而今年 5 月,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的出现,将协作中的这些痛点逐一地在化解。令卡卡、小姜、李斌没想到的是,这颗在线协同设计市场上升起的“新星”,最初仅源于 Pixso 团队的一次“头脑风暴”。

从需求中探索出新大陆

 Pixso 产品经理 Oliver 回忆,“公司每年的创新创意大赛高手如云,我们项目组铆足劲,不期待‘一鸣惊人’,但至少赛出风采。后来大家一起讨论,说还是从痛点和需求上来提项目更为实际,多次脑暴后就选择了在线协同设计产品的打造上。”

“其实我们很早就想做一款在线协同设计产品,设计工具的痛点由来已久,我们自己也感受强烈。公司的产品研发及设计人员分布在全球各地,经常需要一起协作讨论项目,但很多工具并不具备协作特性,或多或少对项目造成了障碍。这两年随着疫情的突然到来,协同的重要性再次凸显。” Oliver 表示,最初项目组并没急着写需求文档,而是对公司内部超百位的庞大设计师群体发起了调研。

越调研越兴奋,项目组发现,产设研之间的信息孤岛广泛存在。以往在团队跨地域、跨企业设计合作中,双方难以面对面评审与沟通。在改图的过程中,容易词不达意,沟通成本较高,但主流设计软件如 Adobe PS 、 Adobe XD 、 Sketch 都不能在线协作,导致简单的修改却要反复传输文件才能完成。在长期多频次修改文件保存中,还极易出现错删、漏改、数据泄露等问题。

“我们觉得在线协同设计产品不仅可以做,而且有极大可做的空间。” Oliver 称,“当单个团队的需求变成了一个群体的需求,就成了社会的刚需。而新的时代刚需,也总是在呼唤新的时代工具,就像文字时代诞生了 WPS ,图片时代产生美图,视频时代催生万兴喵影,设计创意时代也在呼唤全新工具的诞生。我们就好像唰地一下探索到新大陆,十分兴奋。”

 Pixso 团队发现,光是 UI 设计师群体的需求就已足够庞大。数据显示,仅 UI 设计领域,全球就有近 2000 万人的垂直客群,而中国 UI 设计师群体规模至少超过 300 万,同设计紧密协作的相关产设研群体则有数千万人。同时,每年还有众多新的互联网公司兴起,这将催生庞大的协同设计需求。

新设计工具 Figma 的兴起也给了 Pixso 团队很大信心。作为一款在线原型设计工具, Figma 基于浏览器的支持多人协同的特性,受到越来越多的设计师团队的青睐,并且成长为主流的设计工具,用户规模甚至超过 Sketch 等设计工具的规模。数据显示, 2020 年, 66% 的设计师使用 Figma 进行 UI 设计,而在 2019 年这一比例为 37% 。

 Pixso 团队发现,尽管 Figma 的体验友好,但其跟本土团队的诉求还有较大差异,比如无中文版本,无自带资源库,这些都让设计师望而却步。此外, Figma 服务器在国外,无法对中国的企业进行私有化部署,未能解决企业间文件和数据的安全性问题。 IBM security 发布的《2021年度数据泄露成本调研报告》显示,每次数据泄露事件平均为公司带来 424 万美元的损失。当前超九成企业高层已把“安全”作为办公软件选择的核心考虑。

经过大量的调研和分析, Pixso 的孵化箭在弦上。在今年 11 月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的全球首发仪式及路演活动上, Pixso 创始人黄勇也首次揭秘了全新产品推出的幕后历程。黄勇介绍,“在线协同设计是全新浪潮。我们希望打造真正属于中国产品、设计、研发团队的实时在线协作品牌和产品,为产设研团队工作流程带来革新,为产品设计效率和体验带来全面提升。”

Pixso 在线协同设计的全球首发仪式及路演活动

All in 投入 解决痛点更打造爆点爽点

“从 Idea 到立项再到 Pixso 的孵化,我们一直在快跑,也在对需求死磕落地。” Pixso 产品策划经理孙健表示。在他看来,All in 的投入状态和对用户体验的聚焦,是最终 Pixso 能较好地满足需求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。此外,母公司万兴科技(300624)给了非常多的资源支持和指导。

虽然 Pixso 团队此前已打造过多款千万级用户产品,但对这款全新产品,丝毫不敢马虎,即便是“小改变”他们都在尽力做到更好。他印象深刻的是,在调研和观察中,他们发现传统矢量编辑工具的交互操作总是不连贯的,当用户想要调整矢量路径上的某处细节时,总是需要对多个矢量点进行修改,造成了很多重复操作。最终团队不仅攻克了矢量网格的原理,实现了通过操作任何两个点之间的线和来改变路径,还实现矢量点弯曲程度的调整,以及矢量路径相交所构成的闭合路径的填充。这些众多“小改变”在一点点聚沙成塔,在推动设计师工作效率的提升,也在推进 Pixso 往优秀产品行列前进。

历经一年的封闭开发,数十个版本的迭代,数百项需求的修改,今年 5 月 Pixso “破壳”新生。反复打磨的Pixso在线协同设计所具备的“在线协作 All-in-one 、强大资源社区、即时交付、支持私有化部署”等特色,也实实在在打动用户,赢得青睐。

设计师小姜表示,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最打动她的是在线协作 All-in-one 。即所有人都可以在同一个项目文件中实时协同作业,一个链接发出来,不论是 Win Mac 还是 Chrome ,有链接就能编辑。小姜直言,“ Pixso 使用起来太方便了!”

All in 投入 解决痛点更打造爆点爽点

产品经理李斌最喜欢的功能则是“立体交付”。整体设计项目更规范,交给前端的页面还可以直接生成标注信息,对方点开链接就能自动获取信息,直观明了。

Pixso

解决痛点外, Pixso 也在打造“爆点、爽点”。对卡卡而言, Pixso 的内置资源和全新社区是她对 Pixso 最刮目相看的地方。 Pixso 内置的 3000+ 个优质图标和Ant设计组件,可以快速调用。在 Pixso 社区,她不仅可以使用其他设计师原创共享的作品,还可以将自己的作品分享供其他人使用。孵化 Pixso 的万兴科技还在不断为 Pixso 社区,补充模板等“创意子弹”。

分拆 开启新序章

分拆 开启新序章

凭借前瞻性的产品和解决方案,今年 11 月,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,从近 400 个作品中脱颖而出,斩获行业具有高影响力的 2021 届 MVX 年度创新金奖,并获得MVX评委会主席、湖南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李少波, UXPA 中国体验设计专业协会主席、益普索中国用户体验研究院院长钟承东,深圳体验设计协会会长、唯奥体验咨询创始人周蓉, UI 中国创始人、 MVX 体验大奖终审评委与演讲人董景博等设计大咖联名推荐。

分拆 开启新序章

11月7日, Pixso 在“设计之都”深圳正式亮相,并举行了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的全球首发仪式及路演活动。在活动中, Pixso 特别在现场设置了产品体验专区。有不少人排队试用 Pixso , Oliver 在一旁观察到,“基本上这些设计师朋友上手就会用,学习成本很低,有人甚至以‘操作丝滑’评价 Pixso 的便利性!”听到用户的这些评价, Oliver 说,“很感动,又多了几分鼓舞!”受邀参加活动的卡卡、小姜、李斌也表示,非常愿意将这款全新的产品推荐给朋友。

在当天的活动中,孵化出 Pixso 的万兴科技还宣布了一件大事——将 Pixso 分拆,成立公司独立运营。 Pixso 不仅成为万兴科技生态成员企业,而且获得万兴科技等股东千万级种子轮投资。这对 Pixso 以及其所服务的设计师、产品经理及工程师用户群来说,确实是一件“喜上加喜”的事。分拆意味着 Pixso 有了“单飞”独立的实力,分拆后的 Pixso 也将更灵活地调配资源,更聚焦地打造新一代产品设计协作平台,开启全新序章。当然,分拆也意味着 Pixso 将以全新姿态出现在市场和用户面前,接受更多考验。

分拆 开启新序章

有业内人士分析, Pixso 的分拆实际上是一个全新的信号——在线协同设计赛道已拔地而起,成长为设计工具的主流航道,并有望在未来催生出一些独角兽企业。 Figma 今年就对外宣布完成了最新E轮2亿美金的融资,估值达到了100亿美金。而去年5月,其估值为20亿美金。新一轮投资的领投方包括 Durable Capital Partners 和摩根斯坦利旗下 Counterpoint Global 等资本和巨头。

对于 Pixso 的未来规划, Pixso 创始人黄勇在大会上表示,产品体验越来越被重视。 Pixso 未来不仅要致力于将先进的体验设计理念落地成标准的产品功能,还要将先进的技术转化成先进的生产力,助力产设研团队更专注创造本身,给他们带来多元多层次的体验。

万兴科技全球创意副总裁兼首席设计师 Shaan Jahagirdar 在当天的云端视频主题演讲中提到,一切与体验相关的,都是由人来连接的,每个人都是一位“体验设计师”。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围绕产品设计工作流程,围绕人的体验思考产品,使得设计师真正专注于创造。其所具有的即时讨论、强大资源库、私有化部署、社区分享等特色,不仅在解决协作设计当前的问题,也在开启设计未来更多的可能。

Pixso

在会后, Pixso 的忠实用户卡卡、小姜、李斌也表达了他们对 Pixso 的期待。卡卡说希望 Pixso 能进一步激发创意,作图越来越丰富,并对多项目协作展开探索;小姜则期待 Pixso 未来会和 3D 等有着丰富创意元素及创意内容的领域有所结合。她认为,趋势总是提前到来。李斌则希望 Pixso 在线协同设计能更快一点成长为现象级产品,这样跟客户的沟通将更方便。

有人说,2021年是在线协同设计的元年。回过头来看,在线协同设计或许早已搭载在时代的列车上,以 Pixso 为代表的在线协同设计,正朝着由创意创造驱动的新世界高速进发。

返回首页 上一篇